人类总宪法

我们向全人类提倡建立人类团结,建立新型人类关系。为了获得对这一目标的明确性、安全性和书面保障,我们发布这份人类总宪法草案,以便所有人都清楚认识和我们利益攸关的是什么,清楚认识我们当前的所作所为,以及通过建立共存我们期望实现什么目标,从而自由接受或支持此宪法。

同时,这也可以为后代继续保持团结提供参考。

序言

我们知道所有人都拥有共识,这是使我们能设身处地、互相理解的基础。不同的、往往互相孤立的文明都证实了这种共识,它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所谓的道德银则的表达或概念,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或黄金法则:“将心比心,待人如待己。”由于所有的事物和活动都旨在为人类服务,当我们知道它们的目的或目标时,我们就能完全理解它;因此,我们不仅能和平、和谐共存,而且我们向我们自己提供这部宪法作为我们的关系灵魂和框架。

在这点上,对我们所有人生存的恶劣环境可以做如下解释:

现有的公平、公共法律体系处理恶行(或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伤害),是通过谴责和惩罚作恶者,也就是用伤害补偿伤害。然而,武器用伤害威胁人们、剥夺人们的意志和决定权、强迫人们,这些都被忽视;武器的创造和生产也被接受和允许。其结果是:公平正义只能是拥有更强大伤害能力的人的意志,也就是他们强迫其他人承认的公平正义;武器在任何时期任何地方都是人类最大的生产对象;世界上主要的决策制定中心是国家,或武装单位;战争状态是人类生活的环境。

为了结束这种状况,我们需要共同生存在一起,建立一个共同的决策制定体系。这个体系可以避免和防止共同伤害,而只致力于共同利益。因此我们提倡此

人类和平条约或人类总宪法

主要目标、目的

以这份条约的建立为基础,结束国家掌握主权,代之以人类掌握主权。这份条约的建立将通过一场公开透明的展示、交流会来实现,展会的目的是获得所有拥有自由意志的人们对这一目标和人类和平、和谐共存事业的支持。

团结带来(或等同于)共同、一致、互惠的消除武器。武器的目的是制造伤害,这是造成人类对立的原因,因此我们被区分在不同的武装单位或国家,其结果就是我们现在生活在其中的战争状态。武器在人类出现之前就在自然中,人类必须尽可能适应武器的存在,但是今天我们所有人都互相联系,可以运用共识来处理解除武器问题;解除武器只能所有人共同面对。

人类团结是一个全人类共同的决策制定体系的应用结果,其效果很显然,就是我们只会做有益于我们的事,停止互相伤害(直到现在我们都在互相伤害)。造成人类苦难的原因是单独的决策制定,其不可避免地导致对抗,这在过去未知的世界和未知的人群中是无法克服的。

 共同的决策制定意味着决策制定过程的透明性和公开性,这也是它的宣传和普及。而另一方面,决策的制定遵守辅助性原则,即:与某一命题相关并受其影响的人们参与相应的决策制定。

然而,解除武器是最相关的问题、关系到所有人,因为它只能以普遍的方式实现。反之,单方面解除武器只是屈服,不是真正的解除武器,因为它维持了武器的支配地位和武器对受其支配的一切的最大程度的剥削(当前正是如此)。其区别是屈服的一方转而为其他军队服务。

人类共同宣言

我们,地球上所有没有差别和歧视的人,在此表达我们团结一致、共同生存的意愿,即:共同包容地制定决策,始终把所有个体——无差别和歧视——的利益、愿望和关切考虑在内。

人类团结的实施

根据人类自然的动机,我们考虑到以下两个主要方面:

人类安全理念,其目的是防止和避免互相伤害或伤害任何生命。

人类共同发展理念,其目的在于满足人类需求和愿望,发展人类能力,扩大人类所及领域,增加人类福祉、利益。简而言之,即追求和实现所有人的幸福。

第一:安全

我们采取一个包括所有人的共同的安全体系。任何个人或群体的安全问题都是所有人的安全问题,所有人都应予以关注并合作起来,提供手段和方法来解救和帮助受到毁灭或伤害威胁的人们,如:灾难、饥荒、洪水等。

然而,武器是人类最大的威胁,是人类和平和谐共存的障碍,它的目的是杀戮、伤害和破坏。因此消除武器是我们首要的和主要的共同目标。

解除武器只能普遍执行,否则就只是一方向另一方的屈服和归顺。因此,对普遍解除武器的需要是所有国家制定协议的原则;这些国家都从属于这一世界人民之间的主要协议。

同样地,当前发生冲突的各方应基于普遍安全的理念达成协议,这是由于它克服了任何军事上的或意识形态的对立,这就如同支持人类团结的人们认为他们同时属于冲突的双方,因此,我们不仅遭受冲突各方互相伤害行为的损害,而且有责任、义务、权威要求止战,并引导冲突的方面实现和平、团结和/或解除武器。

为了普遍地解除武器,第一步要做的是把所有武器统一到一个单一指挥下,处于一个共同的安全体系中,这样武器就变得冗余,解除武器也成为可能且便于实施,这是由于武器是相互依存的。处于单一控制下的武器没有该指挥的命令和允许不能采取任何主动性,因此,谁也不能要求或制造伤害的倡议,因为这无异于伤害自己。

上述单一指挥致力于在必要的透明度下揭露武器相互对立的意图和利益,以便我们能在安全、确保、一致、互利的条件下推进解除武器,因为随着一部分武器的消除,其它武器也随之被消除,正如只有当犯罪消失时,警察也被取消。

解除武器的执行是人类适应自身和人道主义的行为,其途径是发展一个没有暴力的共存体系,该体系基于共识、理解、和自愿合作(激发于因考虑人类共同利益而产生的互相影响),受到不可置疑的更大利益的保障,即根据人类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互相伤害来利用资源。

解除武器的另一面是人类合作,以便追求共同利益和进步,消除边界,节约当前用于伤害目的的巨大资源。仅2020年全球武器支出就有约2万亿美元。我们可以使大量资源任我们支配,用于发展福利和科技融合和进步。

第二点:共同发展

为了无差别地满足人类需求和愿望,我们应建立一个透明的沟通协调体系,来获得对人类共同发展最好的提议;这些提议可能由发展的不同领域最好的专家提出或至少由他们监督。

决策制定以共识为基础,将紧迫性、重要性、可用资源考虑在内,采取协调一致的规划等。此外,我们当前生存的空间——地球——也应被保护、通过共同的努力加以改善。

就资源的可用性而言,我们的出发点是相互划分和人类不平等,因此我们必须做出以下区分:

  • 生产资源:解除生产资源当前对特定国家的依赖,使其服务于全人类。任何权利,包括财产权,都由两部分组成:权利拥有者和权利赋予或承认者。目前,赋予权利的是国家,而当我们团结起来时,赋予权利的是人类自己,而人类将排除一切暴力和压迫,因此资源将被合理地利用,这样所有权是不相关的。
  • 消费资源:对于消费资源,不同个体间存在很大的不平等或不同的生活标准和方式。那些习惯于优越的生活条件的人可以维持原样,不受强迫。但是,我们致力于在新一代(已经在一个人类共同、普遍的环境中得到教育)中实现个人资源支配的平等、公平,与此同时,我们欢迎自愿的节制消费。

世界大会

一个共同的决策制定体系和共享的安全体系的建立是通过一场公开、透明的世界大会来实现的。在大会上我们呼吁涉及人类共同利益的不同领域的最有智慧、最专业的人员就共同安全和人类合作和共同体提出倡议。

人类合作不需要任何政治体系,只需要每个决策制定过程的透明性。在这里,解除武器是关键的问题,因为一旦排除武器,其他所有事物都为我们服务。而当我们知道一项活动、事物的目的时,我们也就知道怎么改善它,知道什么时候、如何、由谁来使用它。在人类之间除了武器的存在没有别的问题,消除武器,和谐的理解和合作也就随之而来。

我们将这份草案提议为人类总宪法。你可以出于自己的考虑来加以改善,做出评论来支持它。我们将在人类团结大会上展示此提议,使其获得公开、普遍的赞同。

留下你的评论或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