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一封信——关于解除武器

亲爱的联合国秘书长

我叫Manuel Herranz, 是人类团结运动组织(HUM)的主席。HUM的首个倡议是召开一场由专家参与的公开、透明的大会,来探讨建立人类团结。这是因为,如果我们团结在一个共同的决策制定体系中,我们将只会追求共同利益,避免并摒弃互相威胁和伤害。对我而言,解除武装(和平)和人类团结是一样的。

但是,那场大会取消了,因为我们首先不可避免地要面对武器。当前联合国正组织在10月24日至30日举办裁军周。根据裁军周网站的信息,裁军周属于被称为国际日的纪念日之一。网站上这样写道:“通过设立特别的纪念日,联合国旨在促进国际社会对这些问题的关注和反应。每个国际日都给许多积极分子提供机会来组织与该国际日主题相关的活动。联合国体系的组织和办公室,更重要的是,政府、民间团体、公共和私营部门、中小学、大学,以及更广泛的公民,都把国际日当成一个平台来组织提升公共意识的活动。”特别是:“裁军周旨在提高人们对裁军问题及其跨领域重要性的关注和认识。”

然而,联合国没有把裁军列入“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目标(这些目标有消除贫困、可负担清洁能源、性别平等、干净水和卫生设施等),而仅仅如裁军周网站上提到的,在该“议程”的17个目标中,第16个目标旨在“和平、公正和坚强稳定的政府”,同时网站上还补充到:“有必要大量减少非法武器交易来打造和平、公正和包容的社会。”

裁军周网站还写到:“纵观历史,许多国家一直致力于裁军,建立更安全的世界,保护人民不受伤害。”这是一个笔误吗?并不是。原因是在这里谈论裁军的人是国家选出来的,受到国家的监督(如果不至于说是直接操控);国家是世界上的合法武装单位。

不仅仅是联合国雇员,所有人都靠国家的供应生活。如今的国家都是由在过去赢得战争的军队转化而来,那些战败的军队不复存在。因此,国家和军队根据人民对其力量的贡献来奖励他们,因为国家要靠他们继续赢得战争,攫取更多的资源,并且如果可能的话,剥夺、压榨其他的国家或军队。即便在太空,所有已有资源都专门由一个或另一个军队控制。

因此,据我的理解,联合国裁军周网站上提到的裁军指的是特定武器的裁减,且这极有可能取决于大国的利益,因为那些大国是联合国的主要赞助者。例如,联合国提倡反对核武器,因为其破坏力极大,但有可能他们的重点和奉献在于防止已经拥有核武器的国家之外的其他国家获得核弹,以免他们对这些大国形成威胁或变得能与之对抗。网站还提及了反对非法武器交易,据我理解,它指的是不受赞助联合国的那些国家的控制或不符合他们的利益的武器交易。

或许借此裁军周的时机,我们可以对远距离对其他地区部署巨大军事胁迫的武器提出质疑,例如驻外军事基地、大量航母和潜艇(它们大部分载有核弹头)。

凭借我们的头脑和共识,在这个问题上,还可以提出许多质疑。事实上,现在如果我们运用共识,我们很难认同这句话——“纵观历史,许多国家一直致力于裁军,建立更安全的世界,保护人民不受伤害。”可能他们指的是许多国家都曾寻求裁军,或建议其他国家裁军。但明摆在我们眼前的是,国家或武装单位永远追求其反面;他们尽最大可能武装自己。无疑,国家都想确保自身的和平,他们听从古训:“si vis pacis parabellum”——要想和平,需为战争做准备。也就是尽可能武装自己。这样,实际上,“纵观历史,他们创造了极其不安全的世界,不断给人民带来不可计量的伤害。”

武器是一种用来杀戮的东西,人们将其视作一种被杀的威胁,这种威胁只能靠屈服或利用其他武器的威慑来避免。因此,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武器都是人类的最顶级产品、人类技术和成就的顶点,而策略是人类最重要的事务。武装单位是人类团体(国家——由金字塔式的控制链构成)的基本形式。

由于武器是用来杀戮的,区别对待某些杀戮方式(如联合国所做的)没有道理,因为一个武器的存在导致了其他所有武器的存在;生存或死亡、自由或屈服取决于武器。允许一些武器的存在,使得暴力也变得合法,得到保护;但是任何暴力都不仅令人厌恶,而且也不可能为遭受其伤害的人(自愿)所接受。暴力实际上是剥夺了人们的意志和决定;也因此,如果人们有任何选择,他们会否认暴力的合法性,且最有可能通过使用暴力来实现。

所以,让我们不要用语言自欺欺人;任何暴力的存在都意味着其他所有暴力的存在,同样地,任何武器的存在也都意味着其他所有武器的可能存在,现在和将来都是这样。如果我们深入思考杀戮意图能合法化、被接受的原因,唯一的解释是因为其他国家、武装单位客观上都有着一样的意图。

因此,过去许多智者,如东方的墨子和西方的世界主义者,尽管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都理解到人类团结是人类的救赎。墨子发现,在同一个团体中的人们会自然而然地运用共识,所有人都一致谴责伤害团体中其他人的行为;而且,没有人会想要在他们的团体里生产任何杀戮的工具。西方的世界主义者也洞察到了这一点。普鲁塔克提出“人类不应该生活在不同的司法体系中。”他说这句话是齐诺的著作《理想国》的关键核心思想。齐诺是斯多葛哲学的创始人,也是犬儒学派(世界主义)的继承者 。

齐诺的《理想国》遗失了,而墨子的著作只随道家典籍难得地保留了下来。不仅人类团结在过去是不可能的,而且此类知识和学说会损害允许在本国对其进行宣传的国家的利益,因此现在我们没有任何此类参考。墨子对世界的边界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提出疑问,因为人类团结和解除武装只能全世界同时进行。在我们的时代,我们可以提倡人类团结,而不损害任何个人或国家的利益,因为我们可以与全世界所有人沟通,而且没有人会拒绝人类团结。

现在,问题是怎样用人类团结和共同决策制定机制代替全世界将近200个武装单位或国家的体系。由于武器存在的唯一原因是相互对抗,我们应该首先把所有武器置于一个单一的控制之下。这种单一控制不再是一个新形式的执行机构或暴力集团,而是暴力的终结,因为到那时任何暴力行为都等于对自身使用暴力。

相反地,武器的单一控制带来了解除武装和基于共识和已有科学知识的共同决策制定,以便实现人类一体化和共同发展。另一个关键的区别是,为了解除武装我们需要披露真相,不再隐藏任何伤害的目的。我们的活动(决策过程)将永远是透明的,我们的知识和技术也将对所有人开放,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参与到公开、透明、共同的决策制定中。

从这封邮件开始,所有公开、透明的信息交换都可以由联合国集中实行和协调,因为联合国拥有执行这项任务最适合的手段,例如译员和与每个国家的通信线路等。

目前,权利由国家授予,因此对于那些帮助提升国家实力和杀戮、破坏能力的人,以及帮助削弱敌人实力的人,国家对其给予奖励。但是如果由人道主义授予权利,那些更多地致力于人道主义目标——即共同利益——的人将会更多地受到嘉奖。也有可能,到一定程度,我们甚至不需要任何奖励或激励机制,因为造福人类就是造福自己;造福人类的愿望会成为我们的自然取向,因为人类的性质不是坏的,而是在我们生存发展的社会中培育出来的。在那样的社会中的人们将会用一切办法来促进人道主义的联合。而现在,强迫、训练人们是很重要的,因为杀戮和伤害他人不仅很危险,而且在人类同情心和共识面前也是令人反感的(没人愿意杀戮或伤害他人)。这种矛盾在每个国家都有体现,都能感受到:本国关于同胞的需要和苦难的(政治)争论需要运用共识来解决;但是对于其他国家的人民的需要和苦难,他们漠不关心;这暴露出了他们的不一致态度(如果不至于说成虚伪的话)。

一旦我们摒弃用于伤害、杀戮的东西,代之以联合,所有其他事物都将为我们服务,因此,我们将根据共识利用资源,即根据每种事物的用途和目的来决定如何使用它;这样,私有财产作为国家对资源的主权的分割物将变得多余。

亲爱的秘书长先生,在此我请求您向所有国家和公民传达这一信息:我请求担任所有武装单位的总指挥,希望能得到每个武装单位的承认,和所有武装单位的共同承认。我清楚地认识并感觉到,造福人类就是造福我自己。

我推荐自己担任总指挥是因为我认为这对我们所有人都很方便;而且我们都赞同运用共识、共同的司法体系,反对使用武器和暴力——武器和暴力会不受人们控制地自我发展,让所有人都违背自己的意志为其服务。

如果不是全世界普遍、共同实行,解除武装就无法实行,这是人类安全和稳定的保障;否则,单方面解除武装意味着屈服,不是真正的解除武装。解除武装必须是普遍同意的,必须共同实行、互利互惠,裁军必须普遍按一定比例裁减,过程应透明;武器、防御和攻击系统的运作不是武断的,而是要面对其他系统对其造成的威胁。因此,我们应该揭露这种相互联系,共同将其消除。对于需要警察和存在违法犯罪行为之间的关联也是这样。

我希望你对这个提议感兴趣,能有积极的反应和回复。如需澄清或详述任何内容,我首先随时为你效劳。

非常感谢你抽空看这封邮件

此致

敬礼

Manuel Herranz Martí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