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主义

相比于继续分别生活在部分决策制定单位或国家中,你是否赞同所有人共同生活在一起,因此团结起来,我们实行一个共同的决策制定机制,由此我们避免并放弃(互相)伤害的目的,并且只提倡共同利益?或者你没有人道主义吗?

 

人道主义是一种自然的感觉,但是由于武器的存在它受到了压抑和阻止。武器的目的是杀戮,因此,它使人们感到一种死亡的威胁,而要避免这种威胁只能屈服于它,并最终合并其中成为一个武装单位,执行武器的伤害目的。

武器的伤害目的不能暴露给人们,因为这会适得其反;这让我们所有人都生活在谎言、迷惑和无知中,即便我们生活的世界很明显能够通过共识加以理解,因为所有事物都能根据其用途来理解。

 

避免服从于一个军队的唯一途径是加入另一个军队,因为只有军队可以制衡军队;而所有武装单位都倾向于使所有的资源任其支配。因此人类的过去是战争的历史,并且所有人都受到武器的支配,为武器的致命、破坏性的发展服务。

然而,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如果我们共同制定决策,我们将放弃互相伤害的目的,只追求共同利益,只为共同利益而合作。因此,人道主义或善意提倡人类团结;而人类团结带来解除武装,因为团结起来武器就变得无用、多余,而且所有人都能清楚地意识到武器的绝对邪恶和不便之处。

解除武装只能是普遍的(同时、一致、共同的),而普遍性也是对执行它时可能出现的任何不确定性和风险的保障。然而,单方面或部分解除武装不过是投降、服务于另一个军队,因而不是解除武装。

上面所说的普遍性的条件只在现在全球化的世界得以满足;现在所有人都能与世界取得联系。因此,我们只需要披露和分享(武器效应的)真相——这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从而驱散虚构形象,消除疑惑,允许人们互相、普遍理解,促进共同合作、共同行动。

分享武器的真相,脱离武器的控制。这一真相伴随着对人类团结的不断追求,因此没有人可以拒绝获得一个答复,来确认其人道主义,确认其团结和解除武装的愿望。因为现在,是沉默而不是无知使屠杀和痛苦继续着,而这不再是我们的命运。

古代的智者发现和平和博爱等同于人类团结或共同的决策制定,因为这样互相伤害就可以免除,这是符合逻辑且显而易见的。更好的是,我们可以运用共识,也就是用我们希望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来对待别人。但是在一个未知且不互通的世界,他们的见识只是梦想和希望。

这些人的著作很难流传下来,因为在过去,在一个未知的世界提倡人类团结对自身不利,而且任何国家运用共识只会削弱自身。这可从苏格拉底的例子中明显看出。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我们几乎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一简单、明显且符合逻辑的能够结束人类苦难的思想被提及。

今天,全球互联互通允许我们同时行动起来,和平和博爱成为可能。促进人类团结和追求共同利益不再会对某一国家不利,而会以同样的方式影响所有的国家。

  • 武器是私有财产存在的必要条件;因为财产的私有意味着剥夺其他所有人对其的使用权力,而没有武器的暴力这是无法实现的。但是,最重要的是,武器也是私有财产存在的充分条件;武器是用来杀戮和破坏的,武器不能共享;因此所有的事物都必须是私有的,这样它们才能只为一个国家或军队所利用。
  • 相反,人类共同体的充分必要条件是解除武装,其结果是根据事物本来的用途来使用所有资源,每件事物的本来用途都是显而易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