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共同和平计划 邪恶不是人的意愿

人们谈论人性的邪恶,但邪恶实际上是我们的工作,确切地说,是我们被奴役。我们为此获得报酬,在月底赚得一份工资,从而直至下月底前都有饭吃,得以生存。

生产性工作的目标是增加对其他人的剥削,使他们产生需要;如果可能的话,制造垄断,将他们置于我们的摆布之下。

甚至人们对一种宗教的慈善推广,也是为了试图取代其他宗教;又或,通过对人权和民主的推广,通往那些“独裁国家”的道路被封闭,等等。

但最重要的是,邪恶是我们的工作,体现在广大人民群众直接、明确地致力于并从事杀戮,或者另外一些人致力于利用可得到的所有或最好的资源来设计并生产更高效的杀戮方式和手段,或努力研究怎样对他人制造可能的最大伤害,旨在通过这种威胁来支配他们。

更有甚者,还有另一大群人致力于隐藏和掩饰这一目的、迷惑人们,通过一些概念和虚拟形象来扭曲所有事物、物体和行为的实质——根据它们的用途或目标我们可以自然而然、清楚地认识其实质。

包括,另一方面,也有许多奉行相反政策的人,例如:支持裁军者,和平主义者、无政府主义者或反对核武器者。他们提出的单边行动只能导致面对严酷的敌人时自身的损害和客观不利。但他们的存在也能用来表明人们(面对邪恶)没有别的选择;而他们也可以因此获得一些报酬,尽管很有限,或甚至这些报酬来源于另一方。

 

武器

然而今天,人类的事实可以被叙述和揭露如下:一个用于杀戮的物品——即武器——的存在,使任何人都必要地对其产生需求并想要拥有它,特别是使它私有化。也许他们想的是仅在必要的时候才使用武器。但其他人也想拥有这一选择,为此,他会尽可能制造更强大、更有破坏力的武器。因此,人们分别组织成不同的武装团体。每个武装团体都试图使自身变得更强大,寻求获得更多优势,通过严酷的剥削使尽可能多的资源、人力和材料都为其所用。因此,不能巩固自身,使之变得足够强大的武装团体,将被其它武装团体合并或支配。这种情况持续不断发生,直到我们所处的当今世界,其中所有人都为邪恶而工作,寻求增加这种优势,或者也称之为自我防御。

值得提醒的是——以免产生疑问,不是任何东西都是武器。这是因为,即使用一把椅子或菜刀也能杀人,但这些物体不会使人产生警惕,不会像武器那样迫使我们做出反应;武器从其自身的形状、用途和含义中就包含着并清楚地表现出其杀戮的目的。武器也不是抽象的,不像它有时所呈现的那样;而是需要一个具体的敌人,来使自身的设计、定位和其它所有一切具有最大程度的意义,就像它在寻求可能、具体的最大伤害的过程中的向导。

而战争、相互破坏的原因,就是使这种破坏能力物质化的目的或尝试。以下事实正是如此:俄罗斯攻击乌克兰是因为后者试图加入北约;或者以中国为例,中国没有对美国造成任何特殊伤害,但中国的经济增长——确切地说,军事能力增长,对美国的霸权造成了威胁,等等。

以上所述种种,其中包含任何人性的邪恶吗?没有。所有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事情都是合理的和符合逻辑的。这就是我们的现实,即便人们不这么想,或者站在一种人类视角甚至从一种人类意识出发,通过美好的话语和行为来向公众隐瞒这一客观、冷酷的邪恶——它无情地使所有人都同样地服从于它。我们已经亲眼看到了真正的现实和事实——它表现为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战争状态,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一问题呢?

和平

正如世界上的一些智者清楚地认识到的一样,和平等于共同生存、人类团结、共同决策,这样将避免和防止欺骗、相互伤害(即战争)和伤害的目的(即武器,武器是战争的原因),促使并激励我们追求人类共同福利。

但是如果我们不首先把制造邪恶的武器至于人类的控制之下,包容性就无从谈起。相比包容性意味着决策制定的开放、公开和透明,排他性的条件和根源是武器,因为伤害的目的不能被公开、需要被隐藏或掩饰。这使我们对世界的认识模糊不清,这种模糊不清正伴随着战争的发生。

包容性必须是包含全人类的,因此在过去不可能实现。包容性的实现在于把所有武装团体置于一个统一的控制之下,这样就能立即使武器变得多余,并制止武器的发展——这是战争的原因。因此,这就是我们最首要的目的和目标,因为其它所有一切都取决于它。为此,需要有一个人来承担这一任务,因此我,Manuel Herranz Martin,HUM的主席和倡导者,自愿贡献我的力量,承担这一角色。我在此请求所有武装团体对我的单一指挥同时、一致的认可。

一个对所有武器的单一指挥不会有任何活动。它难道能自己威胁、强迫或对自己使用暴力吗?武器只能因为其他武器的存在而使自身的存在变得合理。伤害的目的也只能并只可能因其他人的伤害目的来使自己站得住脚。对所有武器的单一指挥使为武器服务变得非必要,而武器所支配的人力资源和物资都可以用于为人类服务,而不是为伤害人类服务,因此这一单一指挥并不是建立在全人类之上的。所有人都将获得自由,人类为武器的奴役和有等级地服从将终结。所有工作、物体和行动将不再旨在为武器服务,而是为全人类服务。因为除了武器之外,所有的事物都是旨在为人类服务的,因此,人类的活动将能够在公开、透明和对具体情况的理性思考的基础上进行。

 

路线图

如上所述,伴随着人类团结,我们要做的是实现对我们的处境和关切以及对其公开辩论的理性、公开、透明的理解,因此当前的权利和条件都由人类确保,人类将成为主宰,避免并防止所有暴力,如抢劫或其他任何伤害的行为,因此,所有国家都将处于人类的指挥之下,并成为人类的代表,同时维持警察的控制和其内部管理,与此同时我们将实现和平和统一,以及紧随其后的解除武装,这能进一步巩固人类团结。同时,在大会召开之前,就国家之间的冲突而论,如果各方实在不能达成一致,Manuel Herranz Martin 将承担调解任务,并在必要时进行仲裁,作为避免对抗和相互伤害的手段。

人类团结运动组织的任务是在促进停战的进程中传播对人类和平的呼吁,和平等同于所有武装团体的统一,这是首先也是最重要的;这是我们对全人类所提供的最好的服务,在停战进程中我们可以向那些武装团体提出人类团结的倡议。

自从我们开始这个项目以来,特别是从我们的软件HumanUnity在今年6月底完成以来,我们已经在非洲取得了良好进展,特别是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有数十个协会正式且合法地支持我们的项目。9月21日和10月5日,在与我们合作的政府裁军机构 PDDCRS 的合作下,我们首次参与了与大湖区两个反叛组织的两项停火协议,我们相信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其他反叛组织也愿意出于对人类团结的考虑和支持而实现停火,我们也期望非洲中部其他国家的其他武装团体也这样做,我们计划从这些国家扩展到整个非洲和全世界。当然,我们希望尽快帮助促成停火,我们希望在中东、乌克兰或任何需要我们或接受我们的地方这样做。

我们正准备今年12月在基伍湖周边的两个大城市戈马和布卡武庆祝“人类日”或“人类节”,这将为2024年9月的人类盛会提供试验和模型。

动机和激励

为激励人们实现我们的和平目标,基于当前的游戏条件和规则,我们提倡:将目前全球一年的军费开支2.5万亿美元用于酬报那些为团结和和平做出贡献的人。

我在此邀请并鼓舞您为和平效力、支持HUM,现在就为HUM捐款,并尽最大努力分享和传播这一消息,并鼓舞他人也这么做,因此,最好是您自己因迫切渴望得到报酬而鼓舞自己,为得到这一报酬贡献自己的努力,并且也提倡别人这样做。凭这一愿望,我们将启动并展示一种人类正义,即:奖励为全人类谋福利的人,劝阻伤害人类的人。这一正义的实行正是和平的表现,因此,人类将拥有支配权和途径来实行它,因为人类将承担主权,也将发行用于交换和发展的货币。尽管我们也知道并希望,随着时间的流逝,在相互影响下,我们将不再需要任何激励,因为我们自然的倾向将是“待人如待己”,将全人类的福利视为自身的福利。

同样地,这一报酬\奖励因其面向所有人的评判的公开、透明和开放性而变得有效。同样地在团结和和平中所有的决策也将是这样,不会有任何强迫性。武力只是用来对抗武力。包容性是武力的对立面,因此除非有更好的论据,这一倡议将不可能被拒绝或修改。

现在,包容性首先是反对武力,其次是取代武力,是解除武装、人类共存。

如何实现和平、消除战争

事实上,所有有智慧的或谨慎的人都知道,和平等于正义和平等,而不是不正义,或由国家用民主或其它手段强加的等级或不平等。以康德为例,他经常被误解为认为民主等于和平,在《论永久和平》的附录一“从永久和平的观点论道德与政治之间的分歧“里,他说:”如果世界上的某一地区(西方或东方,或美国、中国或俄罗斯······)感到自己相对于其它地区的优越性,那么不论该地区是否对其形成阻碍,它都不会不利用送上门的机会,通过掠夺甚至侵占该领土来增强其自身的力量。

如果不是由于国家强制其臣民承认的意识形态或虚构形象(从国籍开始)的阻碍,所有人都会很清楚地看到这一点。国家隐藏了所有国家都同样是一个个整合的武器或武装团体的事实,这些武装团体从史前时期就开始被组建,从小的、分散的群体发展到今天全球性的组织。

在附录二”根据公共权利的先验概念论政治与道德一致性“中,康德告诉我们怎样实现和平,他说:”这种见不得光明的政治,其欺骗性是很容易由于公开出它那准则(他们的行动目的)来而被哲学揭破的,只要它敢于让哲学家公开发表他们的意见。就这方面着眼,我要提出另一条公共权利的先验的而肯定的原则,它的公式是这样的:‘凡是(为了不致不能达成自己的目的而)需要有公开性的准则,都是与权利和政治一致的。’“

政治家们可以在联合国发表讲话,但作为武器的代表,他们仅仅发表对他们自己的军队扩展有利的意识形态和对其它军队有害的言论。

康德所指的“哲学“是指采取一种人类的观点,与政治家或为武器服务的人的观点相对。上述哲学家们的提议就是解除武装,也就是人类团结、共同决策,这实际上就是康德的”对目的的公开“的倡议,因为单方面的解除武装不是真的解除武装,而是投降和服务于另一个武器;真正的解除武装是为共同福利而合作,这等同于对所有目的的公开(以及不像现在这样伤害他人)。

相反的是,正如当前的和平调停者所做的那样,不提倡人类团结而提倡和平,从根本上来说是无知,或者说实际上只是政治活动。

但现在,康德已经告诉了你这一点,他需要他所说的公开性。但没有人承认他的理论,因为每个人都首先要生存,而生活/钱仅由国家提供。但是,正如世界主义者所见,正义就是揭露、谴责和劝阻邪恶、伤害以及伤害的目的(而不是把武器隐藏在意识形态之下),赞扬和奖励善行和使我们的人类同胞受益的行为。因此,我们将通过正义实现和平,这一点你将在此网站看到:https://human-unity.org/signup/

对停火和和平的诉求和倡议

和平等于人类团结

武器才是真正的恶(“武器和战争是同一回事”,塞万提斯《堂吉诃德》第37章)

为什么存在战争呢?因为所有国家不仅分别地做决定;只考虑自身的利益,不考虑其它国家,这使它们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更重要的是,它们被迫侵害甚至摧毁其他国家,因为所有国家都是被武装的集体。它国的武器是特别用来毁灭我们的,这便成为我国的优先和紧迫关切。它国生产武器、计划和实施各种策略,和我国一样,都不是没有原因和条件的,而是始终为了尽可能制造最大的伤害——这就是武器的目的。

国家之间的这种关系可从以下事实中看得再清楚不过,即: 武器在任何时期、任何地方都是人类的最顶级产物,而且技术进步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武器的发展;尽管这一点在现在不像在过去那么明显,因为伤害的目的被隐藏起来了。(就拿俄乌战争举例吧。在西方,人们只说乌克兰是一个主权国家,而它被俄罗斯入侵了。没有人提到乌克兰意图加入北约这一被有明显的干预主义国家(即美国)主导的组织;该组织的共识是加入联盟的所有国家互相防御。与此同时,乌克兰早已在顿巴斯和克里米亚地区和俄罗斯作战。因此,俄罗斯的入侵是在没有得到北约和美国就乌克兰加入北约一事上的任何保障之后才发生的。再者,我们也可以看看那些东欧国家对俄罗斯怀有敌意和恐惧的原因:它们出于自身的脆弱,感觉除了向美国寻求保护之外别无选择。而这种效应始终持续不断。)

伤害的目的需要被隐藏起来。因为就算最低限度地使敌方警觉,也会使其有所反应。更坏的是,伤害会展露它的本质:即非人道。因此现在我们人类——不管我们属于哪个武装团体——应该用智慧和共识来对待和平问题;并应认识到国家不可能创造和平,并且在政治层面或为国家服务的行业真相不可能被披露。恰恰相反,我们必须承认(认同)我们所属的国家和联盟的谎言。

我们何以走到今天?人类发现武器在其之前就存在于自然中,而我们对武器的适应就是不可避免地组织成武装团体,也就是现在的一个个国家。

与其它所有用来为我们服务的物品不同,武器就是用来伤害、杀戮的。这虽然只是偶尔发生,但武器固有的或者说持续的影响是胁迫或剥夺自由。这使武器本质上只能是私有的。分享或交换武器是不可能且荒谬的。因此其它所有事物都变成私有的;它们在武器的干涉下被分配给不同的个体,但首先受到武器的支配并为武器的伤害和通过贫穷剥夺自由的目的服务。

所以,武器的性质决定国家必须有一个唯一的统治者来保障其统一,以及确保国家只能是侵略性的并寻求把所有事物从最底层开始纳入其控制之下;因为国家必然建立在金字塔式的等级制度上,必须实施尽可能最大的不平等,以确保对其所支配的资源的最大程度的剥削,使其为国家服务,以便使国家有能力与其它国家抗衡——这在历史上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是这样,不管国家采取什么样的政治体系。显而易见的是,一个国家体系只有当它增强了国家的力量时才是可取的(比如建立民主或废除奴隶制),而不是因为它的人道主义——尽管人们承认并相信是这样。同样地,极端不平等是由国家决定的这一事实也被掩盖了;相反,国家把不平等归咎于大公司的贪婪,甚至指控是武器公司为了增加订单而引起战争。这些错误认知的原因是人们运用类比思维,倾向于将国家也当成人来看待。

和平主义和世界主义者的历史

(您可以在互联网上查阅和平主义者的资料。但互联网上提到的人士无一是真正的和平主义者,因为被公布在互联网上的条件是不把国家当作质疑的对象。)

古代西方和古代东方(墨子)的世界主义者都明确意识到我们人类只有团结起来,只有协同、包容地做决定,才能避免和预防伤害、伤害的目的(武器)以及相互毁灭(战争),并且只为人类共同福利而相互协作。人类团结和共存的图景使我们看清事物的本质:伤害他人对所有人都是不公、错误并且有害的,并被每个人根据天性、共识和共情所批判、拒绝、反对。而在相互激励和相互影响下,我们将走向大同。

但在过去,人类生活在不同的群体中,世界对他们来说是未知的,因此战争是不可避免的。而期望利用团结或共同决策来制止邪恶、伤害的目的和伤害本身是不可行的。甚至,任何国家允许在其国内宣传这种概念只会对自身有害,因为这使它在其它国家面前变得脆弱。也正因此,所有国家都极力掩藏这一选择。这正是墨子的情况。

对于古代西方的世界主义者们,正如从他们的作品中可以看到的一样,他们的矛盾是:尽管处于国家的领导阶层,他们了解武器的邪恶,并且想要消除邪恶、废除武器或国家。但另一方面,他们需要这些来保护本国的财产甚至自身性命。因为很明显,不能只有一方共享,而另一方不;并且另一方不断寻求用一切手段来占有更多的财产、剥削其它国家。

团结现在是可实现的,团结就是和平

然而上述的种种问题在所有人相互联系的今天已不是问题。人类团结等于包容的、全体性的决策,是兼爱、公正、平等和共识的运用。这是实现和平的唯一形式。它意味着一个由所有人一致同意的公开操作(即实现和平),并因其透明、开放、公开性和对每个决策的记录得到保障。因此,在这个操作中不可能存在欺骗或误解,更不会有伤害的意图——这将是自己伤害自己的荒谬情况。这样一方面保障了任何人都不必非自愿地放弃自己的财产,另一方面,随之而来的解除武装会使人们不可避免地并且自愿地走向共同体。

团结意味着武装的解除。而解除武装只能是普遍的,因为单方面的解除武装等于投降,等于同样地服务于武器,只不过是另一个武器;因此,团结或解除武装不能,也不可能对任何人造成损害。

所以,以全人类的名义

我们要求所有国家或武装团体的领导人宣布并实施停火的决议,来确立人类永久和平——即人类团结或共同的决策制定。这样所有冲突都会解决并消失。因为所有冲突都产生于分裂,体现为或者说可以归结为这个或那个军队对特定领土和其人口的控制和剥削。

我们在此呼吁人类团结——或共同的决策制定。这在今天终于成为可能,并且没有人能反对;除非他们对此倡议有所误解,需要进一步的解释。也正是通过对这一由共识得出的信息的普遍传播,和平便可实现。

人类共同体唯一防止和避免的是谁都不希望的互相伤害以及公共治理中的欺骗和误导。它带来的是武装的解除和共识的运用,以及普遍(公平)的为共同利益的合作。武器的存在是相互的——一个武器的存在是由于另一个武器的存在,它们是相互对抗的;而不是因为任何其它原因。不然,谁能举出潜艇、航母、核导弹、炸弹等被用来压制人性的“邪恶”或强迫人们干活的例子吗?解除武装唯一明显且必要的要求是所有人的共同参与,因此使所有事物都变为公共的。难道我们不能看清这一点并面对它吗?

为了确立人类共同体,我们提议召开一场透明、开放的人类团结大会。在大会上,我们将实施共同决策,并将建立共同决策的体系。大会将代替国家承担保障全人类安全的责任,并因此承担对所有武器的单一控制。武器一旦统一,将变得无用和多余。这为解除武装提供了便利并使其成为必然,并将带来所有人为共同利益的团结和合作。这种做法有什么问题?事实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我们要么共同拯救所有人,要么一起走向灭亡。难道我们真要执着于毁灭“它者”而最终毁灭所有人吗?难道我们不知道,它者也一样感到我们对它的冒犯吗?

在大会召开之前,最好把所有武器集中控制起来,这甚至是必要的。因为这是中止和暂停武器的相互伤害的动态效应——它吸收了人的意愿——的唯一途径。集中控制武器可以停止武器的使用并保障停火协议的实施,这是单单召开团结大会所无法实现的。

只有当其他所有人同样接受这个单一指挥时,它才会被人接受。这个单一指挥不会有任何活动,不会制造任何胁迫,而只会建立人的意愿对武器的主导,并因此避免战争和冲突——任何战争或冲突都将是自相攻击和防卫的矛盾情形。这一单一指挥不仅保障了停火协议的实施,也阻止了武器的发展和国家制定攻击性的策略,并促进——或者说释放了——我们天生都有的人性的共识。

我在此请求您的支持,以便与乌克兰和俄罗斯的领导人以及其它有冲突的地区交流这份倡议,要求他们停火并呼吁人类团结。

兼爱或者战争

尽管表面上,那些武装单位或国家相互合作,实际上,促使他们这样做的动机是损害其他武装单位或国家,直至摧毁它们——如果可能的话;这就是武装单位的实际活动,其它活动都为它服务。不同国家在制定决策时的偏袒和排他性,导致人类团体一直都是极不平等的,以便对其归属者实施最大的剥削,这样才能对抗其他团体——同样以这种方式组织,并且被迫做相同的事。这不是事实吗,不是很愚蠢吗?有哪个政治体系贡献了什么来改变这一点吗?

然而,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共同生存,也就是,如果我们的决策是包容的,我们将只寻求共同利益——所有人及每个人的利益和福祉。而这些决定理所当然地也会是公开的,这样就不可能存在欺骗,也不可能存在伤害的企图。因为大家只会一致地做决定,而一致性就是普遍性。(尽管不排除基于当前人们不同的生活水平,会有一段时间的适应期,这是所有人都能合理接受的。而这一期间没有理由超过一、两代人。)这一点墨子在25个世纪以前就发现并解释了,他还指出在今天互联互通的世界,我们可以实现它。(经下174,175,176)

墨子还提到,普遍性就是“天志”。这不是指“天”的命令,而是简单来说,所有事物在“兼爱”和战争之间就是这样安排好了的,没有任何其他结局。

变得人道

为什么有战争?

或者更糟糕的是,

为什么目前我们所有人都必然是战争的支持者?

这是为了不使敌人获益。而敌人之所以是敌人,从逻辑上来说,是因为它是一个武器,就像所有的国家一样。如果没有抵抗,武器将使一切都服从于它的命令和控制,那些最后服从的人,将处于武器的金字塔式控制体系的最底层。(然而,当一个军队占领了一座城市时——例如俄罗斯或乌克兰军队,人们将它报道为该军队“解放”了该城市)

邪恶、欺骗和相互伤害的原因是人类的不团结,是国家的单独决策,这自然导致了国家之间的对抗。正因如此,欺骗和伤害不仅是人类的资源,还是处理人类关系最必要的工具。

团结就是和平

然而,如果我们所有人都团结起来,共同、包容地制定决策——这在我们的时代已经是可能的,我们将运用共识。它自然而然地向我们展示伤害和欺骗是不好的,因此,大家都对其加以拒绝和谴责;同时,为别人做好事将会受到一致的赞扬和奖励。共同生活在一起,我们将会相互影响,彼此改进,直到达到完美。

正如所有人都能分辨好坏,当我们知道一件物品的用途和目的时,我们都知道它是什么,因此也知道怎么改善它,知道应由谁、什么时候、怎么最佳地使用它。所以,除去武器之后,在我们人类之间或在我们的天性中,将不会有什么矛盾阻止我们生活在和平、和谐和兼爱中(墨子在25个世纪之前就这样说了)。

困难

现在的问题是,国家将确保国民的安全和在其他国家面前为国民提供防御作为其存在的理由,这让国家理所当然课税人民,让他们(肯)为国家付出所有,包括他们的生命。因此,任何国家都不可能充当和平或人类共同体的使者,也不会允许——或至少促使——他们的人民成为这一使者。由于国家对其内部所有组织和活动的控制都是完全的,即使和平、共同决策在当今普遍联通的世界是可以实现的,但我们起点是人们对这一选择一无所知,这是由于,不管历史上已经有过多少对这一认识——即和平等于统一(或兼爱)——的理解和经验,国家并没有通过学校和媒体传播或提供这一信息——因为这将削弱它在与其他国家或武装单位的无情斗争中的破坏能力。

困难在于提供保障

解除武装在过去是不可能的,因为它必须是普遍的(同时、一致同意和共同的)。单方面或部分地解除武装不是解除武装,而是屈服——解除武装的方面还是会继续为武器服务,只不过是为另一武器。

面对与解除武装相关的任何风险和不确定性,这一必要的普遍性条件正是对所有人的安全和正义的保障。例如,那些现在富裕或享有特权的人害怕可能失去自己的优良待遇,但是如果他们现在的财产不受到尊重,他们也没理由接受解除武装。

然而,我们可以确信的是,解除武装如果是普遍的,它将会是一致自愿的。因为武器只是由于其他武器而存在,而不是出于任何动机。包括私有财产,不像人们以为的那样,也不可能成为该动机。因为私有财产不仅离开武器不能存在,而且是武器的结果——武器由于其伤害的目的不能被共享(因此产生私有财产)。

全人类

今天,我们可以与全人类沟通,以便使人类团结和兼爱的倡议传达给每一个人。人类团结运动组织(HUM)拥有与所有人沟通并向他们介绍该倡议的媒体渠道。这些渠道是:HUM网站www.human-unity.org(有中英西三种语言);西方主流社交网络Twitter, Instagram, Facebook, Youtube,这些都可以在HUM网站上看到;以及微信公众号,通过它我们可以进入中国;最后,我们刚刚完成了HUM App – HumanUnity,它在所有手机都可以下载,我邀请你下载它。通过这些交流平台,我们有条件创造一个足够大的关键人群,把我们的倡议传达给全世界。

你的人道主义

因此,我们需要志愿者作为人类的代表,支持和平而不是大屠杀。当我们实现人类团结时,那些曾支持过和平、人类团结的人将会公平地受到全人类的奖励。这项人道的行动不是旨在缓解无尽的灾难——就像很多无政府组织所做的那样,而是一项有固定期限的计划,旨在通过召开一场人类团结世界大会——在大会上将实行共同决策,并确立共同决策在未来的普遍执行,最终结束苦难。

如果你理解人类团结——它使武器变得多余——是便利且可能的,你应该支持它。不要欺骗你自己。不论任何国家,还是任何依靠国家供养的人,都不能促进和平或团结——这我们可以亲眼看到,不管和平和团结将对我们多么有利。因此,你能充当人类代表非常重要,这样你就可以传播人类团结倡议,制造和平。请与我们联系:info@human-unity.org

世界和平日

On September 21, the UN celebrates the International Day of Peace, that is, human unity. Let’s do it now. (The text is also in English, Russian and Spanish below)

我们必须通过举白旗来实现停火,并邀请冲突双方的所有人给和平提供机会。和平就是团结和共同制定决策,因为团结起来,我们就可以避免和阻止(互相)伤害的目的,永远终止战争,并仅为共同福利合作。

现有的单独决策制定机制和各武装单位(国家)的活动,都不可避免地不断寻求增强自身的破坏能力和阻止别人进行这一活动,通过互相削弱和破坏对方。因此,对所有人来说,停止伤害我们自己的唯一方法是将所有武器集中在一个单一的控制下。

因此,我,Manuel Herranz Martín, 愿意主动承担这一责任,请大家给我投信任票,这也是为我们的人道主义和全人类投信任票,因为武器的统一正意味着它们将不会再被使用和强制操纵——用于相互对抗,其结果就是停火,并伴随着一场关于人类团结的世界大会的到来。

我在此请求你的支持,请你传播这一提议,为实现这一目标贡献你的力量和实际合作。如果你正处在有冲突的地区,或者你可以与有冲突地区的人们建立联系,或者你准备好了去那些地区完成一项使命,你可以在这里公开组织你的行动,它将始终保持透明,接受公众的审议和评判。

——————————————————————————————————————————–

First, we must achieve ceasefire by raising the white flag and inviting all the people in the two sides of the conflict to give a chance to peace. Peace is unity, inclusive decision-making, because united we avoid and prevent (mutual) harming purposes and put a definitive end to war, cooperating only for common good.

The current exclusive decision-making system, and along with it the activity of the armed units (states), seeks necessarily and constantly to improve its destruction power and prevent others from improving it by mutually undermining and destroying each other. So that the only way for us humans to stop harming ourselves is to put all arms under a single command.

Therefore, I, Manuel Herranz Martin, am assuming this responsibility and asking everyone for a vote of confidence, which is also a vote of confidence in our humanity and in the whole Humanity, because arms’ unity means, no more and no less, than they cannot longer be used, managed by force -their acting against each other- and, therefore, the consequence of it is ceasefire, to be followed by a Universal Assembly or World Congress on Human Unity

I am hereby asking for your support, for you to spread this proposal, for your contribution to achieve this aim and for your practical cooperation. If you are in a conflict area, or you can communicate with the people there, or you are ready to go there in a mission, here is the place where to openly organize our action, always transparent, always under the scrutiny and judgement of each person.

———————————————————————————————————————————-

Мы должны добиться прекращения огня, подняв белый флаг и пригласив всех людей по обе стороны конфликта дать шанс прийти к миру. Мир — это единство, всеобщее принятие решений, потому что вместе мы избегаем и предотвращаем цели (взаимного) вреда и окончательно прекращаем войну, сотрудничая только для общего блага.

Нынешняя монопольная система принятия решений, а вместе с ней и деятельность вооруженных формирований (государств) стремится безусловно и постоянно улучшать свою разрушительную мощь. Стремиться подавить своих конкурентов путем взаимного подрыва и уничтожения друг друга. Так что единственный способ для нас, людей, перестать причинять себе вред, — это поставить все оружие и вооруженные подразделения под одно командование.

Поэтому я, Мануэль Эрранц Мартин, беру на себя эту ответственность и прошу всех выразить вотум доверия, который также является вотумом доверия нашему человечеству и всему Человечеству, поскольку единство вооруженных сил означает не больше и не меньше, чем то, что сила оружия больше не сможет использоваться в действиях друг против друга – что станет манифестом прекращения огня и насилия, за которым последует Всемирная Ассамблея или Конгресс Человеческого Единства.

Я прошу вас поддержать меня, распространить это воззвание, внести свой вклад в достижение этой цели и сотрудничать в ее реализации. Если вы находитесь в зоне конфликта, или вы можете общаться там с людьми, или вы готовы отправиться туда с миссией, здесь то место, где мы можем открыто организовать наши действия, всегда прозрачные, всегда под пристальным вниманием и обсуждением любых предложений и программ для достижения наших целей.

————————————————————————————————————————————

Mostramos la bandera blanca requiriendo el alto el fuego para dar ocasión a la paz que es la unidad o toma de decisiones incluyente, pues unidos evitamos y prevenimos el propósito de daño (mutuo), que sería el absurdo de hacérselo uno a sí mismo, y acabamos definitivamente con la guerra para cooperar solo por el bien común.

Mientras que, por el contrario, la actual toma de decisiones excluyente y con ella la acción incesante de las unidades armadas (estados) es necesariamente aumentar su capacidad de destrucción e impedir que otros la aumenten, mediante el socavamiento y destrucción mutua. De modo que la única manera de que los humanos dejemos de dañarnos a nosotros mismos es poner a todas las armas bajo un mismo mando.

Por ese motivo, yo, Manuel Herranz Martín, asumo esa responsabilidad solicitando a todos ese voto de confianza, que es también un voto de confianza en nuestra humanidad y en toda la Humanidad, pues la unidad de las armas significa ni más ni menos que ya no se pueden usar, gestionar con la fuerza -la acción de una contra otra- y, por tanto, su consecuencia es el alto el fuego, que da lugar a una Asamblea o Congreso Universal de Unidad Humana.

Solicito que me apoyes, difundas esta propuesta, contribuyas a alcanzar ese objetivo y cooperes en su práctica. Y si estás en una zona de conflicto, o te puedes comunicar con la gente de allí o estás dispuesto a viajar allí en una misión, este es el lugar donde organizar nuestra acción, siempre públicamente sometida al escrutinio y al juicio de cada persona.

和平符号

古希腊人理所当然地把人类之间的战争关系归咎于神,而不归因于他们自己伤害自己的愚蠢、荒谬的意愿,而且他们还借普罗米修斯之口宣布,总有一天我们会推翻我们残酷的主人。

这个预言就是人类团结、共同决策,其结果是避免和阻止(互相)伤害,让我们仅为共同福利合作;而在过去,世界和生活在其中的人们都是未知的,决策制定只能是单独、排外的,因此互相伤害和战争都是不可避免的。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实现团结、推翻残忍的神——天上的主人、语言的主宰?该用一个符号来开始反抗。如你在上图所见,该符号是由拇指和食指相连组成的一个圆圈,代表团结的意愿和全人类的联合。

当前世界秩序由美国——上一次世界大冲突或冷战中的获胜方武器——维持,但中国武器现在正以更低成本、更快速度发展,其致命力相当于甚至超过美国武器,很快将拥有更大的破坏能力,来推行它的法则。其结果首先是,美国越晚(试图)通过军事行动摧毁中国,其获胜的可能性就越小,一旦其他阻止这一武器增长的方法都失败了。也许,慎重来说,冷战时期的MAD(保证互相毁灭)模式将不太可能被复制,因为它是基于一对一的关系,鉴于当前的核扩散和其他与由全球化引起的互相依赖有关的因素,核战变得更加有可能爆发。

美国寻求确保其同盟国对它的服从,来维持近几个世纪的西方霸权,然而矛盾的是,从由国际自由秩序促进的全球化中受益最多的是中国,这给美国互相敌对的两党明显造成了一定的意识形态混乱。与此同时,俄罗斯和中国的意识形态媒体大力宣传“多边主义”,试图使欧盟和其他附属同盟国“独立”于美国,并利用美国为压制俄罗斯和中国所制定的策略使其自身利益受损。例如,看看韩国和民主国家芯片联盟的例子,他们的做法将导致在其主要和最有前景的市场——中国市场,对任何公司或生意的竞争都至关重要——中的损失。

在中国势不可挡的军事发展中,俄罗斯(冷战中失败方武器,但并未被摧毁)的保护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有了它,不像19世纪发生的一样,中国克服了极度的孤立,足以对抗西方武器。该联盟对俄罗斯武器也至关重要,因为俄罗斯的全球核破坏能力也可能毁灭自己,而它和中国的合作,使其能够对乌克兰发起传统战争,并因此制止西方武器向其边境发展。

当前中俄联盟的发展诠释了武器的本质和象征,表明了国家的实质是一个个的武器——有攻击性的,并且无止境地发展,然后才是其他事物。苏联和中国这两个共产主义同盟国曾试图将世界从资本主义的不幸中解放,把它变成天堂,然而却演变为无法合作,尽管当时苏联对中国有求必应,只除了没满足中国\毛的主要兴趣,即拥有和发展能使中国变得“更加”独立的核武器。而之后中国和美国为了共同对抗苏联的合作并没有形成这一阻碍。然而,现在情况又逆转了,曾经的敌人又联合起来对抗共同的敌人。这就是我们的世界,也是我们从武器的关系中所能期待的,而不是某种象征性的或意识形态的结局。不同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武器或国家之间的关系中,伤害的目的被置于合作之上,正如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引用过的康德的《论永久和平》,在这本书中他把国家之间的关系描述为绝对邪恶。在许多相似的例子中,西班牙弗兰克时期的知识分子Giménez Caballero曾说过,国际关系的基本原则是:你的邻居就是你的敌人,因此,原则上你邻居的邻居就是你的朋友。趁此机会,我想在这里补充一句:“不是武器杀人,而是持武器的人杀人”这句广为流传的话是错的,因为“杀人”并不是一种决定,而是一种需要——你不摧毁其他武器,它就要摧毁你,或(同样地)剥夺你的自由和自己做主的权利。

尽管武器的邪恶性质很明显,也不管武器的多种特征所表现出的无可置疑性,即在武器面前,我们人类只是各大武器的炮灰,我们的优点不是勇敢,而是我们所占的地理位置,各种信息传播者——上帝的服务者——还是遮掩、掩饰武器的本质,让我们向小孩子一样信奉好与坏、忠实与不忠实,并且让我们接受我们无法且无力结束战争和永久破坏的事实和处境,以及为其服务的必要性。

一个武器是为了摧毁另一个具体的目标,它体现在剑锋、子弹和导弹等所指,以及向哪里瞄准和向谁施加威胁。例如,波罗的海诸国曾是苏维埃集团的一员,那时他们的目标是整个西方,但现在他们的目标改为了俄罗斯,于是便制定策略、尝试给其造成可能的最大伤害,这个转变现在正发生在乌克兰。没有武器是独立的,只有具体的武器,为破坏而活动,不断寻求制造更多伤害。而受其伤害和威胁的目标深知这一点,并因此被迫以同样的方式回应。双方都尽其所能无限地强化自己。

尽管如此,我们接受这一切,就好像它们是必要的。我们站在正派的一边,祈祷并相信虚无的概念,因为我们无法互相告知所有人:武器是导致分歧、互相破坏、威胁的根本原因;正是武器阻碍了在发生冲突时采取任何形式的和解,阻止了合作——即使是为了解决人类共同的问题,如环境恶化、气候变化等。

问题是,正如我们对某一武器或国家的融合所要求的,我们还在继续崇拜上帝。我们不被允许运用共识,因为它是人道的:一个哥伦比亚人像其他国家的人一样遭受饥饿或口渴,但是哥伦比亚的媒体只会在乎哥伦比亚公民是否遭受苦难和资源匮乏。局限于一个武器的领域呼吁人道主义难道不是自相矛盾的吗?今天,当我们可以选择共同、普遍地提倡摒弃和消除武器客观的伤害目的(这在每个人的眼睛看来都再清楚不过)时,我们应该重新设定我们作为人类之间的关系,团结起来,以便能共同推进武装单位或分级服从体系的瓦解,这将使我们有尊严、互相平等。为此,我们向全人类呼吁召开一场公开、透明的世界大会,来建立人类团结、共同决策。

但首要的和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上述团结和大会应该是出自所有人的平等意愿。由于每个人都拥有类似的判断力,通过它我们能判断和理解武器的客观邪恶目的,因此你的意愿和国王或总统的意愿是平等的。这样首先从我们所属的武器、武装单位的控制下解放了,我们才能继续;因为如果把这个问题交给命令我们的那些人,这会把他们置于自相矛盾的境地,因为根据他们事先被授予的任务,他们在其位是为了服务于武器——由于武器在人类之间的形式是武装单位所特有的等级制。这里的意思不是说他们这些人没有上述相同的判断力,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做出贡献,甚至是借助他们的职位做出更大的贡献,但是在提倡团结的过程中,我们的国家代表不是我们的代表,我们与其他武装部队的人也没什么不同。

不幸的是,那些沟通、信息途径都从属于国家,因此,宣布战争的替代选择还很难,但不是不可能。我们应该在全世界范围内传播人类团结倡议,这会让我们将人道主义付诸实践。人道主义是一种共鸣的感觉,适用于所有人类,包括动物。我们不应该也不想让任何人受苦,因为我们可以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待人如待己。这种感觉和认识自然而然地高于其他任何事物,它们是真实的,正如我们从乌克兰、俄罗斯、也门、巴勒斯坦和非洲大部分地区等地的人们的痛苦——看着他们的年轻人被杀——中可以看到。但是我们也要知道,这是所有人的责任,是你我的责任,并且对于每个知道人类团结是替代选择的人来说,我们有责任来拯救他们。

因此,我们提倡如你在图片中所见的手势作为人类团结、和平、和解和平等交流的象征,它由食指和拇指组成一个圆圈,食指和拇指的接触代表团结的意愿,圆圈代表全人类的联合。它有助于我们实现和平(特别是在那些不说同一种语言的人们之间),帮助我们反抗上帝。正是上帝把我们排列成不同的等级,让我们互相对抗、毫无选择地斗争和杀戮。也许我们已经被准备好面对最终的灭亡,在它面前,这个符号可以成为我们的防卫。

 

拒绝战争,选择人类

亲爱的总统拜登、普京,亲爱的朋友们:

人类团结是消除战争的途径,因为共同的决策制定将排除(相互的)伤害目的,而只促进和寻求共同利益。

而部分或单方面的决策制定必然导致冲突,这是由于各方都只根据各自的利益思考并做决定,而不考虑其他方面;进一步导致人们互相争夺资源以及相互理解的不可能性。

如果这种特殊的(国民的,取决于国家的)利益只是经济上的,它就不足以导致战争或相互破坏,因为破坏无疑比放弃获得一些资源更糟糕。

然而,我们现在看到的乌克兰的危机其实是(一个武装单位)对其战略位置和该国军队资源的控制,否则就只有让其为另一方所利用,这就足以引起战争。

在人类出现之前,武器就存在于自然界中。武器的存在让我们所有人都成为了“人类的敌人”。然而今天,由于我们可以到达全世界的各个角落,任何人只要呼吁人类团结就是“人类的朋友”,因为团结使武器(体现为武装单位)变得冗余并得以消除。而且“人类的朋友”会寻求其他人也成为其中之一。同时这个可能性使得任何人如果做“人类的敌人”,将是出自其意愿。

你可能会想,由于国家不能出面提倡这个倡议,而人们普遍忙于生计且被蒙蔽在国家编织的笼子里,人类团结只是一个梦想,或至少目前是如此等等。然而,只要有一定数量的“核心人物”支持人类团结,或有一个相关的事件将其暴露,就足以让人类团结的理念公之于众(现在可以公之于全球),从而使得公众必须对其作出回应,而团结是不会被拒绝的。武器仅仅因为单方面的决策制定而被需要;当人们摒弃武器时,其伤害的目的就已不能再因为其他武器的存在而被视为正当的了。确实,我们的现实是绝对的战争,这是人类历史和共同的无知的产物,但是它不能在人类的智慧和意愿面前再继续下去。今天我们有机会翻盘。

而什么是共同的决策制定呢?这很简单。共同的决策制定是以公布其动机、原因和目的为基础的;正如这条信息,以及其他可以从中衍生出的信息。

Posted in 未分类

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一封信

亲爱的联合国秘书长

我叫Manuel Herranz, 是人类团结运动组织(HUM)的主席。HUM的首个倡议是召开一场由专家参与的公开、透明的大会,来探讨建立人类团结。这是因为,如果我们团结在一个共同的决策制定体系中,我们将只会追求共同利益,避免并摒弃互相威胁和伤害。对我而言,解除武装(和平)和人类团结是一样的。 Continue reading “给联合国秘书长的一封信”

Posted in 未分类
This site is registered on wpml.org as a development site.